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方式 > 文章正文

我的生活中满是意外的惊喜

作者:福州市名人视觉形象设计职业培训学校 来源:www.mrssjy.com 发布时间:2018-10-27 10:44:14
离开互联网一年之后 —— 我又回到了这里

我曾有一个梦想

让我来告诉你们,一开始真的是顺风顺水。我的确停下来闻到了花香。我的生活中满是意外的惊喜:现实生活中的会面、扔飞盘游戏、骑车旅行,还有欣赏希腊文学。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的确写完了我小说的一半,而且每周向Verge提交一篇文章。头几个月我的老板对于我写作的数量有那么一点沮丧,但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写出的文字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多,而那段时间后我也再没写出过那么多的文字。

我没怎么努力就减掉了15磅,买了一些新衣服。人们一直说我看起来有多么神清气爽有多么开心。有次我的理疗师见到我的时候他都有点沾沾自喜。

我有点无聊,也有点孤单,但我发现生活节奏有了一种奇妙的改变。8月我写道:“正是因为百无聊赖、缺乏激励我才能去做一些我真正关心的事情,比如写作,比如花时间陪伴朋友。”我非常确信我弄明白了这一切,也把我的发现尽可能多地告诉每个人。

我的头脑不再混乱,我的注意力也因此能够持续更久。在这一年的头一两个月里,读10页《奥德赛》就已经很艰难了,而现在我能坐在那里读上100页,要是文章不难,我也很感兴趣的话读几百页也不在话下。

我学会了不以博客评论的方式去赞赏某个想法,我把它们写成了小说长度的见解。将自己从网络文化的回音室中抽身出来后,我发现我的想法沿着不同的方向延伸了出去。这让我感到很不一样,甚至有点古怪,但我喜欢。

没有了智能手机对我的保护,我不得不走出我蜷缩的贝壳,在复杂的社交场合与别人交谈。没有了总是让我分心的智能手机,我发现我在那些时候更加能意识到别人的存在。我不能再在Twitter上与别人互动;现在我不得不在现实生活中寻找这种互动。过去我的姐姐和我交谈时她总是很不爽,因为我总是一边听她说话一边操作电脑,而现在她很喜欢我和她说话的方式,她说我说话时没那么心不在焉了,更加关心她的幸福——最起码,不那么浑球了。

除此之外,我没发现这一切还和什么有关,但在看《悲惨世界》的时候,我哭了。

在这头几个月里,我的假设似乎是正确的。互联网阻止了我去发现真实的自我,一个更好的保罗。但我已经拔掉了插头,找到了希望。

回到现实

离开互联网时我希望这一年的旅途将会这样开始:”今天我用了一份纸质地图,真是太逗了!”或“纸质图书?什么是纸质图书啊??”或“谁有一本脱机版的维基百科?借我看下。”可事实并非如此。

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一年中的实践环节都在不经意间过去了。在纽约我能轻易地让感觉为我导航,购买纸质地图去往其他地方。结果证明纸质图书真的很棒。购买机票时我不再货比三家,只要给达美航空(Delta)打个电话,他们卖多少钱我都会买。

事实上,不论有没有互联网,我所学的很多东西都能实现——你不用非得戒掉互联网整整一年才能意识到你姐姐的感受。

但有一点真的变化很大,那就是传统邮件。这一年我有了一个邮政邮箱,当看到邮箱里塞满了读者来信的时候我说不出来有多么开心。这些信件是那么的真真切切,电子贺卡永远无法给我这种感觉。

一个女孩在一张信纸上用整齐而又可爱的字体写道:“谢谢你离开互联网。”这并不是侮辱,而是赞扬。那封信对我来说意味着整个世界。

但后来我感到很愧疚,因为我从未回信。

在那之后,不知怎么的,甚至连去邮局这件事听起来都像是一份工作。我开始对来信产生恐惧,乃至厌恶。

结果,一星期十几封信和一天几百封电邮一样将我压倒。而我生活中的很多方面也就变成了那样。和我有互联网时一样,要去读一本好书都需要动力,出门和朋友去闲逛也和我戒网之前一样需要很大的勇气。

推荐阅读/观看:天门网站建设 http://tmwzjs.cn


上一篇:我也不得不开始质疑百度的算法是否出现漏洞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