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正文

既学恋爱又挣学分,爱情课走俏象牙塔--浙江频道--人民

作者:福州市名人视觉形象设计职业培训学校 来源:www.mrssjy.com 发布时间:2016-01-03 00:48:50
既学恋爱又挣学分,爱情课走俏象牙塔--浙江频道--人民网
原标题:既学恋爱又挣学分,爱情课走俏象牙塔

“终于等到爱情了。”这是中国人民大学45岁的授课老师胡邓的开场白。他话音刚落,坐满180人的阶梯教室立刻爆发出笑声。当天恰好是“光棍节”的第二天,这门名为“情感心理学”的大学选修课也迎来了它的高潮部分??爱情。

越来越多的高校把“爱情”搬到了课堂,比如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婚姻与爱情》课,郑州师范学院的《爱情心理学》课,还有香港中文大学的《爱情哲学》以及台湾大学的《爱情社会学》等。

就连以马列主义研究擅长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也会在《大学生心理健康》选修课中花几个章节探讨与“恋爱”有关的内容。

最近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一则新闻是,天津大学即将在新学期开设一门由学生社团主办和策划,拥有2学分的《恋爱学理论与实践》选修课。

爱情,不再是象牙塔里的“禁果”。

相信爱情

按照校方规定,每周四开课的《情感心理学》每学期只接受150人选修。但令主讲老师胡邓颇为得意的是,每次上课都会有旁听生,尤其是在开学之初,来听课的同学几乎把教室塞得水泄不通。

学生王月(化名)坐在了教室倒数第三排,她从书包里拿出了两张写满公式的作业纸,准备利用这堂课复习几道数学题。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几乎看不下去。

“到高中都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同学请举手?”胡邓问。躁动的教室马上安静下来,一些同学举起了手,包括王月。

“难怪你们来上这课!”胡邓瞪大了眼,故作惊讶地说。讲台下又是此起彼伏的笑声。这是胡邓的一句玩笑,却也委婉地道出了开设这门课的初衷:“我们渴望爱,却不知道如何去爱。”

胡邓说他的“恋爱第一课”就是鼓励大学生勇敢地追求爱情。他甚至认为爱情始于中学时代也不足为奇,因为正处青春期的学生,身心发育良好,体内的氨基丙苯就会让人渴望拥有爱情。“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生(理)化(学)反应。”

已从人民大学信息学院毕业两年的陈姝含曾是《情感心理学》选修课的助教。她印象最深的是胡邓老师会在这节课播放一段意大利小男孩向同班一位小女孩表白的视频。下课后,她还特意到网上找到了这段视频,在宿舍里反复看了好几遍。

“没想到老师会鼓励我们去谈恋爱。”陈姝含说,这与她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很大反差,她的父母和曾经的老师都认为年轻人过早地体验爱情会影响学业。

王月听得最专注的部分是老师在课堂上给出的“恋爱秘籍”。比如男生在回答女生提问“你谈过多少次恋爱时?”最佳答案是三次,因为三次显得既不多,也不假;男生在恋爱初期,要慎与女生肌肤接触,否则会让对方不舒服;还有相处时眼神交流最重要,因为眼睛不会撒谎。

90分钟的课,就像一个气氛轻松的脱口秀节目。胡邓说他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导师,而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哥们儿”,他希望用聊天而非说教的方式,让年轻人在爱情的道路上少走弯路。

胡邓现在是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主任、副教授,也是一位荧屏曝光率很高的心理辅导专家。他也会把自己录制电视情感节目中的视频拿到课堂上播放,让同学们看到校园之外的恋爱问题。

王月在数学纸上的思绪不停地被老师的幽默和周围人隔三岔五的笑声打断。她也会被“婚后给老婆顺路带根儿葱和当初送玫瑰的价值是相同的”这样的爱情语录逗得捧腹大笑。她手中的笔总是拿起来,又放下。


原标题:既学恋爱又挣学分,爱情课走俏象牙塔

观念变化

王月在“恋爱课”与数学题之间的“纠结”,似乎也反映了“罗曼蒂克”与象牙塔之间由来已久的“矛盾”。

20世纪70年代,高校明令禁止大学生谈恋爱。1978级大学生,现任天津大学党委副书记李义丹回忆说,“学校抓住谈恋爱的就像抓小偷一样。”那时候,高校在毕业分配时往往会把在校期间谈恋爱的同学“一个天南、一个海北”地拆开。

改革开放以后,学校不再那么生硬,而是采取一种“既不提倡、也不反对”的模糊态度。但胡邓依然记得,自己在上大学时,一位1986级中共党史系的女同学因为怀孕被学校发现,男女双方被勒令退学。

根据1990年国家教委发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在校学习期间擅自结婚而未办退学手续的学生,作退学处理。被退学的学生,不得申请复学。

1992年,胡邓毕业留校后在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工作。“我的一项任务就是和各院系团委老师夜里在校园巡逻,看见男女生拉手、拥抱的,就说‘同学撒开手,不许搞在一起’。”他说当时高校之间有文明校园的评比活动,其中一项要求就是“男女生不得勾肩搭背”。

10年以后,他在学校开设了这门情感类选修课。但当时课程的名字叫“大学生情感与心理”,因为担心“恋爱心理学”这样的字眼会让教务处无法接受。胡邓回忆道,起初只接收80人的选修课总是被学生迅速报满,常常有同学站着听课。最后他不得不申请换到更大的教室。胡邓认为,“爱情”走进课堂是校园更加人性化的体现。这种态度上的改变,也体现在2005年教育部新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不再限制在校大学生结婚的政策上。“前不久在人大商学院的毕业典礼上,还有女同学抱着小baby一起来照毕业相呢。”胡邓说。

更大的进步在于课堂,老师可以和同学一起讨论同性恋、婚前性行为甚至堕胎等话题。

“性要有安全的性,预测并承担后果的性。”胡邓说,他不认为这些话题难以启齿,而学生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原标题:既学恋爱又挣学分,爱情课走俏象牙塔

填补空白

在胡邓眼中,课堂也许并不是大学生接受恋爱教育的最佳平台,但却是最迫切需要的。

“以前没有人讲,人们从影视剧里学。”胡邓说,“但教育平台上如果没有人讲的话,不科学的东西就会占据主流。”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大学生心理健康》的授课老师周少贤认为,恋爱课甚至是同学们青春期最重要的一堂课。

周少贤说,相比一对一的心理咨询,课堂是一个效率更高、更系统、能和同学们探讨和交流恋爱观的载体。“课堂的覆盖面更广,更能打消很多人不愿接受心理咨询的顾虑。”

促使天津大学学生胡雪决定和社团“鹊桥会”同学申报“恋爱课”的原因。是看到周围很多同学因不会处理恋爱关系,而耽误了正常的学习和生活。近几年,屡见不鲜的大学生因情感问题选择自杀的极端事件也让她感到触目惊心。

“恋爱还用教吗?”她也曾这样怀疑过。直到她本人也经历了男友拒绝分手,在公开场合以暴力相威胁的事情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处理感情关系上还需要学习。

胡邓认为,当代大学生多是独生子女,在社交方面最大的问题是以自我为中心,从小就在被高度关注的环境下长大,他们更在乎自己的感受,缺乏对对方的考虑。

在他看来,恋爱本身也是认识自我的过程,“学生应把异性看作是一面镜子,从异性那里看见自己,了解自己。”

胡邓说,很多同学失恋,就会失去自我。但他会告诉学生的是,失恋不等于失败,仅仅说明的是两个人不合适。“什么叫恋爱成功?真心爱过,就是成功。”

王月最后被老师的笑话笑得手中的数学纸都掉在了地上。她索性把所有与数学有关的东西放回书包,一心一意地听讲。

“哪怕耽误了正事儿(做作业),也想听。”陈姝含说,这就是“恋爱课”的魅力。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江苏楼市冷热不均:南京一房难求 有的城市近乎冬眠| 下一篇:不是所有流量当月不清零--宁夏频道--人民网 |